咨询热线:18811189269  13811853870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艺术批评

更多>>艺术批评

更多>>推荐作品


名称:漫画-狼姥姥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哪吒闹海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人民翻身立家兴业
尺寸:    创作年代:
您的位置:主页 > 艺术批评 >
艺术批评

张仃艺术大家谈

时间:2013-05-28 13:12来源:未知 作者:夏衍沈鹏等 点击:

夏 衍 他的画充溢着一股正气,这不仅因为他画了太史公墓,画了抗日遗址,更主要是他的手法,他的风格体现。他的焦墨,作品,这种黑白调子,是一种很高的美。但很多人不懂。

刘海粟 精极笔法,豁然心胸,略无凝滞。

李可染 吾友张仃同志作太行房山十渡图卷,结构雄伟而精微,纯用焦墨而苍劲腴润。前人无此笔墨,真奇迹也。

叶浅予 他的漫画特别用心于“骨法用笔”的造型准则,简练、准确、锋利、刚强,富于煽动性和吸引力。张仃这个名字在30年代初露头角时,漫画刊物的编者们好象发掘到了一座金矿,舍得用较大篇篇幅发表他的作品。

陆俨少 能以枯笔干擦作山水,树石真气内涵,而融液腴美,不见其躁,斯亦奇矣。

吴冠中 使惯十八般兵器的张仃,却安于这最简单、最传统的工具,凭一条墨线,似春蚕吐丝,无限情丝在草丛中“作茧自缚”!墨线、墨点、墨块,积墨、飞白、交错的皴擦……可构成各式各样的体感、量感、虚实感,26个字母却写下了无穷无尽的文章,都源于情意永无穷尽。大自然是彩色的,用焦墨来来勾勒彩色世界的精魂,成败关键在于彻底明悟构成的基本机器脉络之联系……他追求淋漓尽致,不满足于“意到笔不到”。他画面上的空白、疏、漏都系表现手法中的积极因素,绝非遗弃的孤儿。张仃愈来愈追求艺术的纯度,用艺术的纯来表现眼花缭乱的大千世界。

黄 胄 太行房山十渡图,所谓干裂秋风,笔含烟润,垢道人、石溪等大师喜运此法。仃公推陈出新,别具新格,精心运焦墨于笔皴擦而能开一代新风,功力之深,非率意游戏笔墨者可知也。

黄苗子 张仃最早是画国画的,后来广泛地从事其他方面美术创作,然后又回到国画方面来。正因为如此,他能够从其他画种中丰富和扩大国画的境界。这也是张仃的成就之一。但是几十年来,张仃的风格、技法和题材总是不断地改变着,尽管他已是鬓发全白的“小老头”,但永不自满于既得的成绩,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始终在探索。”

郁 风 论层次的厚重、气魄的雄浑,张仃同志的这些山水画,是堪称与历史上的王蒙、龚贤比列的;而焦墨的妙用,却有为古人不逮处。干墨的皴擦使画面充满浑厚仓劲之感,但苍中见润不路枯窘却是老先生又一独到之处。

沈 鹏 从房山、十渡到太行山,这中间有一个飞跃,他确实形成了自己特定的风貌。张仃同志过去的经历很多,涉猎的方面也很多,有很深的修养,我们可以一对他提出更高我要求。《十渡》和《天梯》比较,虽然同样用焦墨,但焦墨运用熟练程度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提高。不仅是这样,他创造这样的已经怎样同自己的特定的焦墨技术相结合,如果说有一个飞跃的话,我认为不仅是焦墨在现场的运用方面更熟练了,而且他在特定的题材、意境、表现对象方面找到了一些新东西。

陈布文 它山有画太行山之想久矣。丁巳秋有邀去房山十渡写生者,既欣然偕往。盖它山画山水素重写生,主张一静不如一动也。初以为房山便在京郊,四顾皆山,曾峦叠嶂,气象万千。又见蓝色的拒马河,急流呼啸,清澈见底,环山绕谷,奔腾而下。它山为景所惊,竦立震慑,心情激动,不可名状。从此日出而作,怀粮策杖,陡涉于荒山野谷中,无视于饥寒老渴之苦。尽四五日之功成此长卷,纯用焦墨为之,亦它山画稿中前所未有者也。太行山区乃抗日老根据地,山民质朴勤奋,宽和好客。它山常常于山崖青石板之小屋中与老乡同喝一碗水,同吸一袋烟,同是白须白发,谈笑之声洋溢于山水之间。所谓师造化,为人民,其庶几乎近欤?

杨力舟 笔墨技巧作为中国绘画创造境界的主要手段,张仃先生在他的焦墨山水画中紧紧把握和高度发挥了这一富有特殊意义的形式语言。焦墨画重要靠勾勒和皴擦来造型。勾勒皴皴擦的水品全赖于用笔。张先生深明焦墨山水其神采生于用笔的规律,因此用心极佳。但见他的画勾勒旋转,沉稳持重,爽朗流利,或重、或轻,一气连接,毫不凝滞,毫不忧郁。笔线如铁,直中求曲,曲中求整,笔圆气足,笔止气贯,弱中有力,空灵透气,实中有虚。笔笔见根,笔笔有味,笔笔耐看。

袁运甫 张仃老师在交往中很少很少谈论艺术以外的事情,他从来不提及个人的业绩和成就。至于他从十几岁青少年时代就开始用血和泪塑造的辉煌人生,更是中国文艺界和美术界很少有人知悉的了。
大智若愚的他,其艺术创造力的来源,正源于他多元的知识结构,以及深入的生活体验与大自然赐予的丰富感受的共融。他对艺术的洞察力,也正源于他具有多方面复合的审美标准,他能激起更多的激情碰撞,因此使他的艺术创作总是处在呼之欲出、才思涌流的奔腾状态,从而显出丰富、博大,雄浑的精神气质。张仃先生一生的艺术道路正是这样的源远流长。日积月累,成为一座赫赫沉雄的“它山”。

邵大箴 “文革”后张仃先生愈来愈钻研传统,并非复古,他表面上像吴冠中先生那样走中西结合的道路,但看的出来他很想把中国传统的东西同现代感觉结合起来。

水天中 在张仃先生的焦墨山水画里,两个方面有所突破,一个是写生,把现实的自然景物注入到传统的山水画里面去。到了明清以后,中国画随着景色抽象化、精神化,自然景物本身的感染力量越来越淡了,不是通过自然景物本身去感动人,而是通过笔墨抽象形式去感动人;而现在,无论张仃、李可染、傅抱石都加进这个东西,张先生在这一方面做得更加扎实,更加彻底一些。在绘画语言方面,传统山水画到了明清,已经把水墨渲染,色彩搞的很完整,而张仃先生把焦墨挑出来,把它纯化,把它纯化,发展到一个极致,这样他就给自己设定了一条很难走的路,要下更大的功夫。另外还有一点,张仃先生对待自然的态度不是传统的。因为传统文人画如常人所说深远、恬淡,是一种宁静、淡化美,而张仃先生的作品充满激情,笔墨是有力度的,这是很可贵的一点。

薛永年 张仃先生是一个非常冷静、非常沉着、又非常有远见的画家,是中国美术界始终走在前面的任务。在封闭的年代,他主张开放;在开放的年代,他潜入传统。他的焦墨把中国画高度单纯化了,这本身就是一种现代意识。

郎绍君 张仃先生的画造型实,笔墨重,气感强。自从南宋文化中心南移后,中国画便缺少了雄强的北方风格。而张仃先生以其艺术实践推动着北派山水画的苏醒,呼唤着雄强艺术传统的复归,从战略上说,对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将具有重大意义。

刘骁纯 立意在焦墨,难点在焦墨,生路也在焦墨。焦墨无染,求生只能靠笔。为此画家以极大的功力研习了传统书画的用笔,逐渐完成了由涂到书,由画到写的重心偏移,非书法用笔的黑白灰逐渐减少,甚至归于消失,从而越来越彻底的摆脱了碳笔写生味,并预示了笔墨性灵化的更高境界。

刘曦林 张仃先生的焦墨山水画是尊重传统,回归传统,但又是反叛和批判传统的。他的山水画从古人远离人间烟火、远离大自然,到亲近大自然、切近生活。他敢于在古人中挑三拣四,跳出古人笔墨。

奚静之 张仃先生是一位很有性格的艺术家。他的画和他的人一样,具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张仃先生的画,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他用枯笔和焦墨,创造了深厚的、具有当代风格的画作。冷静地观察、研究自己,然后把他们雄浑、博大的气度艺术地再现在画面上。张仃先生的焦墨山水创造,具有很噶的美学品格,充满力度和乐观,有些画读来如入音乐之境,感到人与自然能产生真诚的交流,使感情得到抚慰和升华。

袁运生 在张仃先生的山水画中,有对于天地人心,敬畏之情,这正是中华民族文化根底的精神所托。这本是我们共同的宗教,这不是宗教的宗教,这是信仰。不为时俗嚣张虚名浮浅所累,潜心独造,我名为阳刚之气。这是张先生艺术的根底。
为此我们都会感激张仃先生。焦墨山水,是张先生一直呼喊民族文化精神的最强音……是迈向21世纪中国美术史重要的一笔。

陈 醉 总的感觉,张仃的作品是形而上的,是一种淡泊的意境。生活上、事业上深入生活,但是思想境界却有超脱生活,工作是入世的,作品是出世的。但其作品又是形而上的,作品中每样东西都很具体;总体感是高雅淡泊。

李 松 单用焦墨,简直是自己把自己逼上梁山。张仃的焦墨山水以单一手段力求达到多种手段才能达到的艺术表现效果。他解决了焦墨法最难达到的苍与润的统一,既浑厚又非常滋润,有非常丰富的层次,其深浅浓淡的变化,在整体上形成动人的节奏感。这些杰作,创造了很多生动的艺术形象,山的性情,树的姿态,水的变化,各具特色而不可替代。张仃先生的艺术道路是从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他的焦墨画是文质彬彬,质中有文,注重意境,意匠经营,主观情感浓烈。

灰 娃 我知道,张仃总是日日夜夜、成年累月地被画的幽灵捆扰,在刚刚追索到的高处,不停留片刻,他的心意立即驰往更高境界,他不能自已。他总是这样把已经被他追索、被他创造出来的抛在身后。

宋 涤 在美术界,在老一辈美术家中,像张仃老人这样涉猎之广,造诣之深,对当代美术事业起到积极作用的人应是绝无仅有的。

陈丹青 我以前对张仃先生不了解,二十年前在一个什么场上见到张仃先生的侧面,头发雪白,我一看,哎哟!好样子!我觉得张仃先生远远看过去像个老鹰……
张仃先生是美术圈活的历史,我们应该知道这代人是怎么过来的,他们和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以前就不了解他……好在张仃先生是有魅力的人,我们什么都不了解,也会喜欢他……民国的前卫艺术,正式张仃先生这批左翼青年一路弄起来的……他是再典型不过的民国左翼青年。

范迪安 张仃山水世界不仅呈现出茂密、苍茫、勃郁的自然物状,而且还向外溢涨着他们吐纳、运行不息的生机,是张仃先生不凡的人生经历和深厚的学养使他自觉地倾向了充实的境界,在画作中表现为山水形象的具体、丰富与实在。这种充实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精神,在艺术上,是对趋于程式化、符号化、空灵而渐变为虚幻的画风的反驳。

王鲁湘 走进他的家园,你就会接近那颗凛然不可亵玩,拒绝一切媚俗作秀,却又那么朴实平和的高贵心灵。从一个孤苦伶仃的东北流亡少年,到一个左翼漫画猛将;从一个只身投奔延安的热血青年,到解放区舞台艺术及时尚生活的设计者。从新中国的首席形象设计师,到山水画革新者;从最前卫的装饰绘画实践者,到当代壁画运动的组织者;从独步画坛的焦墨山水大师,到守卫中国画底线的卫道士,张仃70年的艺术生涯,有过许多次不得已的人生大转弯,每一次都充满风险,每一步都踩着陷,但每一次他都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每一次在险境中开出生面。

李兆忠 在中国美术界认识发生重大倾斜、艺术受到干扰,面临异化之时,他挺身而出,以自己的理论和实践,回击种种偏颇谬误,捍卫着艺术的尊严,守望着艺术的家园。张仃以自己丰沛的才情、强悍的生命和西天取经的披荆斩棘,在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上建起一座宽敞的立交桥。

刘巨德 张仃先生笔下原创的生命律动、化零为整一的绘画自律、探索艺术的热情与势通天宇的智慧所以遭难,也与当时美术界对艺术形式美探索还处于未开放的非正常的戏剧性时期有关,他的艺术超越社会,难于得到理解。孤独中的张仃与美同悲,与美同乐。知常而变,仿自然之理,成造化之功。为推进中国现代绘画艺术的独立谱写了“可贵”的一页。
先生不愧为装饰艺术学派勇于创新的中国现代艺术的先行者,“形式美”绘画精神的独立者,中国绘画集大成者。他人为艺术,艺术为人生,彩虹般装饰绘画的光彩与理论,记录了他在现代中国美术史曾经有过的一直感人的浪漫诗篇,他曾扬起创新的装饰艺术旗帜,激活了民族文化的跟脉,踏出了中国绘画走向现代的新路。历史已证实并将继续证实他的装饰艺术思想和创作对中国美术影响深远。

王玉良 焦墨山水画,其形式与内质应正如黄宾虹先生所言“实若枯燥,意极华滋”,确是很大的难度。而且,在色彩斑斓的丹青之林中,它的外在形式很难引人欢心,所以它产生后,数百年来一直是少人问津的冷寂之门,这种很有些“曲高和寡”的“白贲”之美很难与时人意趣合拍。用现时的语言讲是“极少有市场和商品价值”,就此而言,其本身的意义就很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张仃先生选择了这样一种艺术形式并自己多年来的主攻方向,这些作品就是对单纯追求市场效益、沽名射利者的照碑。

包 林 张仃先生以焦墨来扫荡一切水性的谵妄并以次捍卫线的活力,让骨法用笔升华为生命人格百折不挠的符号表征,用黄宾虹的话说,焦墨的最高境界为“干裂秋风,润含春雨”,愈苍劲而愈显气韵华滋。在审美的层面上,我想对他墨色长达三十多年的“控制”背后,一定隐藏着他对中国艺术“重线”这一伟大传统的痴迷,而这种痴迷的背后,也一定隐藏着他作为大艺术家知白守黑、素以为绚的人生哲理。
邹 文张仃的艺术设计,起点高,大手笔,涉及面极为宽泛。他无微不至地在社会生活方面介入美术,把智慧才情留在了各种建筑环境、器具服饰、影象、邮品展品上,更有一些重大的设计策划,大象无形,成为某种理念、思想、学风、精神,对当代中国美术构成覆盖面很广的影响。中国当代生活举凡有美的附着,便同时会有张仃的投影。一系列的出国展览会,因张仃的设计,为祖国争足面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