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811189269  13811853870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艺术批评

更多>>艺术批评

更多>>推荐作品


名称:漫画-狼姥姥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哪吒闹海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人民翻身立家兴业
尺寸:    创作年代:
您的位置:主页 > 艺术批评 >
艺术批评

再探张仃小篆

时间:2013-05-28 13:14来源:未知 作者:陈红军 点击:
    画家张仃先生的习书之路和书家习书别无二致:自小兢兢业业的习楷临隶,大学后于“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找到了与自己人格性灵如此默契的《石鼓文》法书。由此不难看出,这位曾被诗人艾青称赞:“张仃在哪里,摩登就在哪里”的颇具创新力的大艺术家也不例外——习字遵循书道的正脉承传。
  当我们探究张仃书法的承接痕迹,当然可以触摸到那些优秀传统的明显印记。这是构建张仃小篆的基石。除此之外,对他的小篆做进一步地审视,又常能品味出其不同于古人、不同于书家的另一番韵味。恰恰是这些不同之处,才是张仃小篆的艺术神髓之所在。探本求源,再探张仃小篆的风神气骨,我们必须论及先生独步当今中国画坛的焦墨山水与其书法的相互作用;必须提到与张仃先生书画艺术进程相关的师友——张光宇、张正宇先生对张仃小篆的深远影响。
  自古书画同源,书法和国画不仅工具和载体相同,而且二者的艺术追求也是一致的。近代书画家吴昌硕就是以金石之气的笔墨绘画,开辟了写意花鸟的新天地,堪称由书入画、借古开今的典范。张仃先生早在20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就在绘画和装饰美术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名播天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先有画名,后有书名”。张仃先生于中国画的突出贡献是在焦墨山水方面的大胆追求,给人们带来新的山水画气象。在“焦、浓、重、淡、轻”的墨色五法中,首当其冲的是“焦”墨,它是中国绘画的骨线和中国书法的灵魂色——黑色(墨分五色中的“焦”墨是纯粹的黑色,其它四色属不同层次的灰色),它与宣纸或素绢这些洁白的载体所产生的黑白反差,给人以最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中国美术世界的黑色和“玄之又玄”(玄即黑)的中国文化同出一脉,它与黑白、阴阳、刚柔、虚实等文化元素相表里。
  外枯内膏,纵横老辣的焦墨画与挟带着阳刚、浑厚风骨的张仃相遇,真可谓灵犀相通,一拍即合。焦墨画表现技法上的枯毫渴墨、崇重笔力,少求墨法、不施粉黛的独特形式与书法的笔墨追求如出一辙。因而张仃画画恰如写字一般,中锋入笔,笔势强劲,直写心意。而写字又将绘画中所得蕴蓄其中,把绘画中“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的方法直接用于书法之中。缓行处,笔墨厚重,为静为实;飞动处,线条苍劲,为动为虚。
  被称为大山之子的张仃热爱祖国山河,热衷焦墨山水。足迹遍及名山大川,开阔视野、博大胸怀。其小篆中的阔达气度正是因为借重了中华大地的苍茫雄伟,借重了山川溪石的鬼斧神工,更借重了他自己心中丘壑的率性笔墨。张仃书法融会绘画、师法自然,于篆字的中正均衡之中灌注了和谐生动而又恣肆劲健的生命活力。刚中带柔、书中有画,使小篆通过润燥相济的反差获得“润含春泽,干裂秋风”的焦墨山水气象。
  书法师古人,绘画师造化。张仃先生将二者兼收并蓄。在书法之中不仅师古人、师造化,更以今人为师。在张仃先生遇到的众多良师当中,被他深情地以“恩师”相称的当首推张光宇、张正宇兄弟。张仃和这亦师亦友的“二张”在解放初期并称为装饰艺术界的三“张”王牌。他们一起为年轻的共和国进行包装设计。说到他与“二张”的情感,在张仃回忆逝去三十年的张光宇先生的时候,他这样写道:
  在逝去的故人中,人与作品最令我不能忘怀的就是光宇了。我与光宇是忘年交,他对我有知遇之恩。后来,我们几十年相处,一起工作,亦师亦友,而师是主导。
  张光宇先生是中国现代装饰艺术的先驱。他的书法虽有精到的功力,但不如他弟弟张正宇一样,在中年后致力于书法金石的专门研究。因此,对张仃小篆产生重要影响的,就是张正宇先生那粗头乱服,风格意韵有似于草篆的书体。张正宇先生的篆书吸取商周钟鼎文、春秋战国的鸟虫书、以及秦汉瓦当文的间架结构,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创造出笔意开张、气象外耀,而不流于狂怪的崭新篆法。他在古籀体势笔意的基础上,以他那充满筋力的线条进行了大开大合的变化,行笔用墨疾涩有度、纵横曲折,翰墨淋漓、浓淡并举,令观者神驰情怡。
  张正宇这种纵心奔放的书法艺术,与一向严谨敦厚的张仃风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深深地触动和启发着张仃对小篆的再思考。而这一影响最为明显地见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张仃篆书体势、笔划的变化之中:结字明显地开张伸展,笔划线条呈现象金文般的三角形态。此时,正是张仃先生对正宇书法神追心摹的时期,也是他书风获得外来元素充实的又一重要时段。时至今日,张仃小篆的书法成熟而稳定,呈现的艺术个性与正宇书风也各有殊途,但艺术的目标是同归于一的。张仃小篆在笔意的淹留和笔锋的提飞之间,仍流露出对正宇书风的心领神会,可见张仃小篆对正宇篆书的有机吸纳,这正如白石翁所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书无成法法自在。为书之法,倡导继承传统、讲究师承有绪,更应追求法外之功。张仃先生以深厚的艺术学养,海纳百川,在美术世界里触类旁通、锐意进取,不断提升小篆书法的神形意态。书为心画,张仃小篆充溢着刚正雄强的风骨,是先生人格的真实写照。《张仃小篆初探》写成后,再去拜问先生的为书之道,先生直言不讳地谈到自己数十年习书心得,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
  在书法的练习和创作上,我曾经尝试过行草,想在行草笔法中找到适合自己的门径。这样花了较长一段时间,终觉其艺术趣旨与自己的性情相去甚远,只好放弃了这洒脱俊逸的线条路数,仍坚守自己志趣相投的北碑一路。
  从张仃先生平实语言中,反映着先生对自己艺术个性的准确把握。同时,也在告诫我们,习书应随自己的天赋。不必千篇一律,去赶时下流行的雄强时尚,而不顾及自身的精神气质是否与之相谐。张仃先生还以启功先生“半生师笔不师刀”、崇重帖学,成为当代书坛巨擘为例,进一步阐明了这一点。
  张仃先生的小篆书法,有如英雄般的沉雄、豪劲,又如山林野老般显现浑穆、苍古的精气。先生的艺术,自始至终坚守传统的底线,进行创新变化。一而再的探究张仃先生的小篆,旨在揭示先生遒劲刚毅的气质神采与小篆书法的相互契合,探求其兼容并包的胸襟和善于谐调各种艺术变化的睿智。在我们品鉴先生书法之时,以理性的解析为先导,感悟到新的审美体验,紧随先生笔墨的历程,展开一次次愉悦的艺术之旅。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