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811189269  13811853870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艺术批评

更多>>艺术批评

更多>>推荐作品


名称:漫画-狼姥姥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哪吒闹海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人民翻身立家兴业
尺寸:    创作年代:
您的位置:主页 > 艺术批评 >
艺术批评

老鹰、绅士、大艺术家、大孩子

时间:2013-05-28 13:27来源:未知 作者:陈丹青 点击:
    我以前对张仃先生不了解,20年前在一个什么会场上远远见到张仃先生的侧面,头发雪白,我一看,哎哟!好样子!我觉得张仃先生远远看去真像个老鹰!
    三年前,我在纽约忽然接到袁运甫老师的长途电话,说了清华大学与工艺美院合并的事,希望我回来帮忙教书。他说,院李的老先生——张仃先生,吴冠中先生——也都表示乐意我回来。我一听,就立刻想起白发苍苍的老鹰!回来后,学校带我去拜访两位老先生。我出国前在北京曾与吴先生一起开过会,向来也注意他的文章与绘画,不那么陌生;张仃先生却是第一次正是面见,只见他子孙满堂,家里东西都好看,他的样子也好看,坐在那里不太讲话,抽烟,耳朵有点背,真是个长者,前辈,大艺术家。
    我看了他那本《大山之子画家张仃》的大画册,很有点感触想要说!
    第一,张仃先生像个老鹰。第二,我要说:他像个绅士。在我们国家,“绅士”已经很少很少了,张先生这辈子活得像个绅士。第三,他是个大艺术家。我不想用国画家、实用美术家、工艺美术家这些词来说他。我还要说,他是美术圈里硕果的大英雄。他是个大侠,是个大玩家,是个大孩子。我见到张仃先生一点也不怕他,他不像个行政领导,不像个供在位置上的名人,也不像个威严的长辈。我坐在他身边用不着跟他怎么样,他就是这么一个可亲的老人!
    看这本画册,我有感慨。1988年我被中央美术学院叫去代课,学生递条子问:你对中国不能议论老先生有什么看法?
    是的,我们都是在背后议论张老先生。我回答的大意是:如果一个国家在那么长的时期不能议论老先生、老前辈,是很可悲的;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对自己文化艺术上的老前辈不了解、不懂得、不爱戴,那也很可悲。这100年,中国太快地压缩了西方几百年的文化艺术和历史,慌忙学过来,又匆匆抛弃,昨天还刚起炉灶,明天就全盘否定,留下的断层太多,一代人与一代人的沟通、理解太少。哪怕你是要对抗,也要知道在对抗什么?同谁对抗?我在国外,最后感受的是西方所有美术馆、画廊和文化活动,从来没有中断对前辈的、故去的,对正在老去而仍然还在从事艺术工作的人,进行持续的展示,深入的研究。像张仃先生这样的大腕,在国外,他的画册哪里是出一本两本,该是几十本。并不光是为了赞美、树牌子,而是真的在记载、理解、研究。我们对自己的文化传统、自己的历史,太不了解、太隔阂、太无知了。而张仃先生是美术圈里活的历史,我们应该知道这代人是怎么过来的?他们和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以前就不了解他,零零星星的看过他的画,看到这本画册才开始全面了解他。好在张仃先生是有魅力的人,我什么都不了解,也会喜欢他。
    张仃先生其实是个民国时期的“左翼青年”,民国时期的“左翼”文化在中国绘画中其实就是当时的“前卫艺术”,是闭关锁国后打开国门,赶紧朝着西方当代前卫艺术撵上去的“后卫艺术”。
    民国的前卫艺术,正是张仃先生这批“左翼青年”一路弄起来的。我看了1949年前他弄的东西,读到他年轻时代的性格,他是再典型不过的民国“左翼青年”艺术家!我觉得他那代人活得真痛快,哪怕张仃先生蹲过国民党的监狱,在延安挨过整,他还是活得痛快,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天性没有被扭曲,他们当时堂堂正正追求自己向往的艺术,追求自己的天性。他厌恶什么审查,对审查他是否“特务”的家伙大吼:你他妈才是特务!他厌恶站岗的煞有介事地乱叫:“什么人!”窜上去卡着对方的脖子叫道:“你是什么人?”这就是张仃先生的性格,多痛快!
    艾青先生说得对:张仃先生走到哪里,摩登就到哪里。那个时代,热血的“左翼青年”就是追求摩登,马列主义,就是当时顶摩登的大事情啊!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