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811189269  13811853870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主要文存

更多>>艺术批评

更多>>推荐作品


名称:漫画-狼姥姥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哪吒闹海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人民翻身立家兴业
尺寸:    创作年代:
您的位置:主页 > 主要文存 >
主要文存

默默耕耘的国画巨匠——朱屺瞻

时间:2013-05-28 16:13来源:未知 作者:张仃 点击:

    朱屺瞻先生中西画兼长,晚年专攻水墨,但大大发展了传统“文人画”。先生艺术特点很多,近年来评论研究者颇不乏人。我作为一个后学,多年来一直注意先生的艺术发展和变化,常看常新。先生的艺术风格给人最突出的印象是雄浑、沉着、劲健兼而有之,这是晚唐司空图所归纳的中国美学最高境界和阳刚之美的几个重要方面。
    中国民族绘画风格及美学理论,是经过漫长岁月发展建立起来的,积二千余年历史,到今天在世界上独树一帜,自成体系。就山水画而言,虽在唐以前就有“写意”之说,但在艺术创作主流方面,唐宋两代尚形似重于神似,状物高于达意。真正能够状物述怀,以神写形,还是元以后的事。
    由于中国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民族文化心理结构,中国画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形成了“超以象外”、“尊意”、“畅神”的美学风范。不重实证,不遵循情节逻辑,而追求抒情达意,表现自我,是中国“文人画”的主要特征。在艺术鉴赏方面,则有“能品”、“神品”、“逸品”审美的不同层次。近代有的美术家将中国山水画面貌概括为唐宋尚法,元尚意,明尚趣。
    中国的“文人画”是尚意、尚趣的主要流派,“人品”与“画品”统统通过笔墨来表现,笔墨又以线条来达意。到清代石涛明确提出“一画”说,线条已成为中国画语言的主要特色,线条已离开状物,表现作者精神世界,有其相对独立性。
正因为“文人画”是尊意的,画家以线达意,但所尊之意,不同时代、不同画家有不同具体条件。意有千差万别,笔墨线条亦千变万化,题材可以相同,或梅兰竹菊,或高山流水,但艺术内涵却十分丰富,面貌风格因人而异,这正是中国“文人画”的可贵之处。
    然而由于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一直是封闭的,“文人画”也有其共同特点:从王维到倪瓒,所表现的大多是士大夫情怀,过的是隐士生活,向往逍遥自得;在与自然关系上,含有儒家、道家与释家的“中庸之道”、“物我为一”的审美观。明代董其昌倡南北分宗、书画同源,使“文人画”更加“脱离尘俗”。虽然到明代逸民画家八大、石涛、石、渐江、程邃都有亡国之痛,脱离贵族与士大夫生活,亦僧亦道,常有不平之气,笔墨上均未脱离开前朝影响,意境上仍是出世的。
近几个世纪以来,“文人画”表达“出世脱俗”之“意”,笔墨重“师承”甚于独创,使艺术逐渐衰微,失去蓬勃的生命力,因而引起不少画家的反叛。朱屺老便是其中一位。
    朱屺老热爱祖国草木山河,深入尘世,他以世界的胸怀、现代的激情,以充满阳刚之气的线条和强烈色调,如暴风骤雨般冲洗这个尘世的污泥浊水,创造出一个理想的、焕然一新的艺术世界。朱屺瞻先生生于江南太仓,家境较为富裕。本可循规蹈矩,做一个安详的寓公,弄点游戏笔墨,也可成为娄东派文人画家中一位佼佼者,然而先生竟走了一条“聪明人”所不为的道路,是一条“傻人”的道路,一条崎岖的道路,他与近百年中国画坎坷的命运同甘共苦。未耽于家庭优越的物质条件,接受了家庭环境精神方面的熏陶,读书之余,全心投入艺术。八岁已善画兰竹,因受新思潮影响,青年时东渡日本,从藤岛武二等名师受严格的西画训练。同时也打开眼界,看到近代西方大师凡•高、马蒂斯等如何受东方艺术影响,改变了西方艺术重客观重物象的审美观念。特别是后期印象派与野兽派艺术主张,同我国艺术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境界有某种内在相通。但西方后期印象派明确反对以“诗”入画,这与我国文人画主张恰恰相反。
    先生归国后,更深入钻研,重新认识民族艺术遗产的精华所在。于是沉入徐青藤、八大、石涛、金冬心以及吴昌硕的研究之中,同时与黄宾虹等交游。他有感于近代中国文人画衰落的根本病源:长期摹古,远离生活,脱离时代,玩弄笔墨,甚至缺乏必要的造型能力。
    师造化,不是理论和口头禅,是要付诸实践,需要极大决心与行动勇气的。先生花甲已过,入蜀壮游,渡三峡,登青城。古稀之年再游黄山、新安、富春、雁荡、广东……饱览祖国名山大川。
    在风格上,予先生影响最深的首推齐白石。当时白石老人正醉心于明代逸民与近代的这一流派,甚至于愿在九泉下为青藤、老缶“走狗”。在陈师曾鼓励下,正“衰年变法”,愿不为人知饿死京华,当时竟被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江南朱屺瞻引为知音,绝非偶然——白石在当代文人画家中,一贯主张创新,无论制印、作书、作画,反对盲从古人。青年离乡远游,晚年定居北京。由于重视生活,作品充满生机,给文人画输入了民间艺术血液,刚健清新,一扫文人画苍白陈腐之风,这也正是屺老所追求的。两人都具有“南人北相”,共同气质,共同理想,故而殊途同归。
    屺老既受民族艺术哺育,又受现代艺术洗礼,有过硬的油画基本功及中国笔墨训练,已深入中西艺术核心。心胸开阔,目光远大,既不迷信民族艺术传统,也不崇拜西方新潮,他有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本着独创精神为中国画开拓新路。
    屺老的艺术,充分体现了雄浑、沉着、劲健这一最高美学境界。他以百炼成钢的生辣笔墨,大刀阔斧地在水墨画领域里探索着。有时以印象派的强烈色彩与大写意线条或泼墨相结合,如山水画《千山青翠》《落日溶金》等,其辉煌灿烂程度,在中国水墨画中从未出现过,加以立意新奇,笔墨酣畅,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把中国文人画提到一个更高层次。
    屺老越到晚年,越加“返璞归真”,近乎天籁,这正是古今大师梦寐以求而难以达到的境界。在花卉方面,其成就也不低于山水,传统题材无论梅、兰、竹、菊,或水仙、葫芦、牵牛……都造型简练,色彩鲜明,意境深远含蓄,笔墨更加粗犷生辣,如食川菜,余味无穷。也许惯于甜食者一时不易适应,但其艺术纯正如美酒,将愈久而愈醇。
    1981年7月,屺老在上海锦江饭店画六尺兰石图,围观者叫好,屺老却自称“瞎蹋”,一连七句,文艺评论家柯文辉在场有感而赠以短歌:

     瞎蹋瞎蹋,横七竖八。
     横藤穿云,竖江劈峡。
     墨浪滔滔,笔风飒飒。
     画师意气,电驰风发。
     怪石峥嵘,怒兰峻拔。
     云林啸石,廉颇贯甲。
     鲜健灵逸,质朴生辣。
     有意无意,破法有法。
   
    当时在场者无不称绝。
    中国对外开放以来,文化也从封闭禁锢中解脱出来。中国绘画出现多元化状况,同时也有人对中国绘画发展前途产生怀疑。事实上,五四以来,中国绘画一直变革着,本世纪许多前辈大家都以毕生精力参与这一变革。在这变革的大时代,朱屺老做出的贡献是难以估量的。先生是世纪同龄人,一生从事艺术劳动,虚怀若谷,淡于名利,默默耕耘,硕果累累,称得当代名实相符的巨匠和大师。他的艺术成就,是中国绘画艺术的胜利,民族的骄傲,使美术界增强了巨匠意识,提高了画家们的自尊心及自信心。深信在我们的时代,中国画发展会超越历史,会出现无愧于我们民族与时代的作品,为世界艺术宝库增添新的财富。

1988年夏于北京小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