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811189269  13811853870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主要文存

更多>>艺术批评

更多>>推荐作品


名称:漫画-狼姥姥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哪吒闹海
尺寸:    创作年代:
名称:人民翻身立家兴业
尺寸:    创作年代:
您的位置:主页 > 主要文存 >
主要文存

鲁迅先生作品中的绘画色彩

时间:2013-05-29 10:48来源:未知 作者:张仃 点击:

    鲁迅先生是没有画过画的画家,是没有画过画的现实主义的画家,这不仅指鲁迅先生扶植了中国大众美术运动——提倡版画,介绍美术理论,而是鲁迅先生的绘画才能和绘画上的丰富知识,充分地表现在文艺作品中。

    鲁迅先生的作品,猛看上去很像单色版画,但在凛冽的刀尖所刻画的景色和人物上,罩上了一层薄雾,迷蒙中具有色彩。不过这色彩太黯淡了,倘不仔细辨别,很难看出——像仅从一角射进一线阳光的庙堂,光线微弱而稀薄,反射在古旧的壁画上,所显示的隐约在幽暗中的色彩。更明确地比一比当代绘画,是十分类似鲁迅先生曾介绍过的,并被尊敬的诃勒惠支的作品;没有近代绘画中所具有的一般特色,像谷诃的作品那样:鲜明而强烈的,燃烧在阳光中的色彩。

    色彩学家康定斯基,抽象地规定了色彩的性格,给绘画界在色彩学上开了一条道路。但直到现在,仍然没有看到比这更新的科学的色彩学,倘以唯物主义分析的话,色彩是有阶级性的。因为阶级的不同,对于色彩的爱憎,和因色彩而唤起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譬如抽象的话,黄色是高贵的,是骄傲的,是兴奋的,那么地主和农民,对于黄色所唤起的感觉就不同——地主可能联想到黄金,而农民可能联想到谷穗。

    鲁迅先生浸透了劳苦大众的感觉与情绪,不能感兴太鲜艳的色彩,实在也没有太鲜艳的色彩可以唤醒鲁迅先生的感觉——封建阶级把人民对于色彩的享受都剥夺了,把颜色分出阶级来。譬如穿衣,贵族穿红的黄的,平民穿黑的白的,现今在京戏里,还可看出:红袍的状元,青衣的使者。朝鲜的老百姓,仍然保留着中国的礼俗,穿着白色的衣裳。至于中国资产阶级,更缺乏色彩教养,跟踪着美国资本主义跑,在都会里,女人们模仿着好莱坞,爱好着黑人色彩,寻找刺激,沉迷于世纪末的色感;广大劳苦群众,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更谈不到色彩了。有位外国画家,看见上海的码头工人,说是无数的活动的铜像。看见女学生,都穿蓝布旗袍,说全像从一个染缸出来的——这比喻是极富于机智的。因为中国广大的劳苦群众和一般市民的生活,没有中国封建社会那样丰富的色彩可供表现了——像《红楼梦》一类的小说。所以在新文学作品中,倘不是武断,一般地讲来,有一个共同的缺点——缺乏色彩。也有很少数作家,似乎企图表现一些色彩,浪费若干篇幅描写了十里风景,但都是肤浅表面的抽象的概念的形容词、赞美词的堆砌,碧绿的原野,金黄色的月光之类……大半是旧文学中的渣滓,占据了这些作家的审美观念。这些作家对色彩已失掉自己的感觉,顶成功的描写不过是理发馆中的风景画片—这样的作家,对于绘画的欣赏水准,也停留在理发馆中的风景画片上。

    鲁迅先生并没有以偌大篇幅专意描模过色彩,但鲁迅先生自己的色调,十分独特地表现在祥林嫂、魏连殳一流人物身上,“古□亭口”这破匾的黯淡的金字上,函谷关外的青牛背后的滚滚黄尘中……

    从绘画的角度看古典的和近代的文学,在色彩上有显然的不同,犹如古典的和近代的绘画。譬如以下两段的月光描写吧:

    老桦树的茂密枝叶,一面在月光下显出银白色,另一面,它的黑影掩蔽着荆丛与大路……青蛙一直跳上石阶,绿色的背,在月光下发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另一段的描写:

    她指着在月光下显露着青色的水沟边上的堤脊……他想着,斜眼地看着被月光染得带绿色的罗加利亚的脸……(梭罗珂夫《被开垦的处女地》)

    前面的一段描写,青蛙的绿色背脊,特别凸出,像剪纸一样,贴在黑色的水墨画上;而后面的一段描写,人物和月色混然一体了。鲁迅先生是早经接受了印象派的色彩,像《补天》里面所描写的:

    她擎起那非常圆满而精力洋溢的臂膀,天空便突然变了色,化为神异的肉红……她在肉红色的天地间,走到海边,全身曲线便消融在淡玫瑰色的光海里,到身中央绕着一段纯白……

    这段描写,很容易引人联想到印象派的色彩。在达•芬奇的时候,描写物体的影子,是在物体的固有色里混合了黑色,无论在什么时间光线之下,物体的影子的颜色是没有变化的,只是浓淡不同的黑色就是了。到近代色彩学告诉我们,在色彩中,纯粹的黑色是不存在的,而鲁迅先生也把这些色彩学上的普通知识应用在作品中了:

    四只手拔着两颗头,都弯于腰,在钱家的粉墙上映出了一个蓝色的虹形的影子…(《阿Q正传》)

    这也许是太细微,而未曾被人所注意的。
    鲁迅先生不但有自己的独特的色调,同时又是地道的民族气派,比若干中国的洋画家们欧化色彩的绘画,更富于东方色彩,而带有大陆气氛多了。这一面由于鲁迅先生与人民大众生活气息相通;另一方面,对于民族美术遗产,有极其高明的鉴赏能力,并批判地接受,吸收为自己创作中的养分,像《在酒楼上》一段的描写:

    倒塌的亭子边,还有一棵山茶树,从暗绿的密叶间,显出几十朵红花来,赫赫的在雪中,明得如火,愤怒而且傲慢……”

    我们像看见了一幅古拙苍劲的唐宋画卷。
    鲁迅先生的学术思想,要学习的,当然是太多了。尤其是鲁迅先生在艺术中的各个门类的修养渊博和深刻上,除了使我们惊讶与慨叹之外,是更应当学习的,因为艺术是相通的——尤其是绘画和文学。

十,十五,蓝家坪。

原载1942年10月18日《解放日报》(延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